从春风得意看唐朝长安

长安

昔日龌龊不足夸,今朝旷荡恩无涯,
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
——孟郊《登科后》

从孟郊得意说起

唐朝中期,有位著名的诗人孟郊。他出身贫苦,从小勤奋好学,很有才华。但是,他的仕途却一直很不顺利,从青年到壮年,好几次参加进士考试都落了榜。唐德宗贞元十三年(公元797年),孟郊又赴京参加了一次进士考试。这次,他进士及第了。他自以为从此可以别开新生面,风云际会,龙腾虎跃一番了。满心按捺不住得意欣喜之情,便化成了这首别具一格的小诗。这首诗因为给后人留下了“春风得意”这个成语而为人们熟知。

按唐制,进士考试在秋季举行,发榜则在下一年春天。这时候的长安,正春风轻拂,春花盛开。新进士们“满怀春色向人动,遮路乱花迎马红”,但诗人孟郊并不留连于春花烂漫,沉醉于“得意”之中,还要“一日看尽长安花”。在车马拥挤、游人争观的长安道上,怎容得他策马疾驰呢?然而诗人尽可自认为今日的马蹄格外轻疾,也尽不妨说一日之间已把长安花看尽。

一日看尽长安花

从马蹄急到一日看尽长安花可见唐朝长安城之大。据史书记载可知唐朝的长安城是当时世界上最大的城市。据近年考古工作者对遗址的实测,城南北长八千四百七十米,东西长九千五百五十米,周长约三十五公里有余,大于现在的北京旧城,相当现在明建西安旧城的五倍。隋朝定都于此,开皇间开始兴建,唐朝又屡加修筑,城内景物,更臻完美。全城布局严整可观,显然是事先经过周密的设计。皇族居住的宫城位于全城最北部的中央,东西五里余,南北二里余,城高三丈五尺。城南正门名承天门。凡元正冬至,陈乐设宴或接见外国宾客,都在这里举行。官城之南联接皇城(又名子城),东西同于宫城,南北长五里许。城内布列宗庙社稷,百官廨署,不使杂人居住。皇城正南门名朱雀门,北与承天门相对,南望外廓城的正南门明德门。两门之间一条长九里宽百步的朱雀门大街纵贯南北,把全城分为东西两半。东部设万年县,西部设长安县,分辖两地的居民。东西两部各有周遭六百步的大商市,称东市和西市。全城的居住区共建一百零六坊,各坊间形成东西大街十四条,南北大街十一条。街道宽阔,道旁植树成荫。坊呈长方形,结构划一,布列匀整。宋敏求《长安志》说:“棋布栉比,街衢绳直,自古帝京未之有也。”是符合实情的描述。

像长安这样精心规划、气象宏伟的大部城,在隋唐以前的中国不曾有,在当时的世界上也不曾有。日本模拟长安的建制,先后兴建平城京和平安京。中亚伊斯兰诸教国以至拂菻、天竺,也都流传着长安的盛名。随着唐朝国威的远播,长安扬名于世界,强烈地吸引着各国人来观光。
从马蹄急道一日看尽长安花再现唐朝长安城之繁华。天宝之乱以前的唐朝,处在强固稳定的时期,在政治上奉行“中国既安、四夷自服”的方针,在文化上并蓄兼收,群花同放。因为唐代的中国文化已经发展到昌盛成熟的阶段。

同时由于长安地理位置的特殊性造成了长安城(今陕西西安)的繁华。长安是东西方交通的枢纽。西汉以来,东西方的交通主要是经由陆海两条路。一条是海路,南海联接东南亚诸国以至天竺,东海可通日本与新罗。南海路以广州为出入的要冲。广州北与洛阳、长安相联,交通稳便。另一条是通西域的陆路。隋时西域诸国在张掖互市。出玉门关有三条大道。北道自伊吾经突厥汗庭远达拂菻。中道起高昌、龟兹、疏勒、逾葱岭,经康、曹、安等昭武九姓国,至波斯。南道起鄯善、于阗,经吐火罗,至北天竺。三道入玉门关,经兰州,归于长安。所以,柳宗元说“凡万国之会,四夷之来,天下之道涂,毕出于邦畿之内”。西域诸国来唐必须经由长安,东亚和南亚诸国经唐朝陆路与西域交通,也必须经由长安,并且往往在长安停留。长安是文化繁荣的都市,也是交通频繁、宾客辐凑的都市。由于这三个独具的优越条件,使唐代长安不能不超越其他都会,成为东西方各国文化交流的集中点。

结语

从春风得意这个成语由表及里我们可以浅略的看到长安这座古城的唐朝缩影。尽管长安城这个名词已经消失了历史岁月中,但长安这座古城给中国历史带来的推动力依然存在,仍旧作为唐文化的一部分影响世界。作为后人,我们也不禁春风得意,笑看长安花似锦!


—— 2011年, 作于《历史文化名城》选修课

Ravior wechat
微信公众号:万物为媒, 关注一个技术人员的成长之路
写的不错, 点个赞吧!